裁判看臺|裴偉民:布達佩斯執法雜記
2019-05-23 08:34乒乓世界

  布達佩斯世乒賽,中國軍團強勢囊括5金。作為一名中國裁判員,我有幸參加了本次世乒賽的執法工作,這里記錄下這場賽事中經歷的點點滴滴,以饗讀者。

裴偉民 國際級藍牌裁判

  賽事解讀

裁判員選派

  近兩年,國際乒聯推進新的裁判員選派制度,這屆世乒賽首次采用。本屆世乒賽共有128名裁判員參加執法(不含裁判長團隊),其中36名由國際乒聯在各協會提名基礎上選定,除東道主2人外,其他協會各1人,均為藍牌。在36人之中,28人為正賽裁判,8人為決賽裁判,另外主辦方還選派了92名預選賽裁判,有藍牌、白牌及少部分國家級,分別來自匈牙利、捷克、波蘭等。

藍牌考試

  1/4決賽前進行了裁判員的藍牌考試,基本上每人兩次機會。像世乒賽這種級別的賽事,不僅考驗運動員的心理與競技水平,同時也考驗著裁判員的心理與專業素養。有一位裁判在一場異常激烈的雙打比賽中擔任主裁,考官認為其對比賽時間掌控不妥,所以考試未能通過。他顯然深受打擊,情緒有些低落,隨即與其他人不停地解釋這個問題。在接下來的一場比賽中,另一位臨場裁判也查覺到他的變化,比賽結束后還無奈地說了一句"MY GOD"。

工作任務

  本次世乒賽臨場任務基本以國際乒聯選派的36名裁判為主,兩人一組,主副裁判輪值,搭檔每天調整。裁判員任務書每天下午或晚上由裁判長發到每個人的郵箱,不再發放紙制文件。1/4決賽前,工作量相當大,我每天平均執法7-8場比賽,以及2-3場機動安排,幾乎每天都是早晨進入比賽館,晚上比賽結束后離館。

  國內辦賽一般采用4人兩組包臺,集中2節工作,空出1節休息的工作方式。與之相比,這次世乒賽工作方式有所不同,往往一組是連續兩場比賽,主副裁輪換,沒有相對整塊的休息時間。由于大多數比賽都超出編排時間,所以一場比賽結束后,往往是剛回到檢錄區,裁判長或是競賽經理馬上就把球拍和球等(準備工作由機動裁判完成)交給你,而且立即上場。由于賽事緊張忙碌,幾天的午飯、晚飯沒時間吃,原本想著比賽結束后再去墊墊肚子,可是比賽結束實在太晚,餐廳早就關門了,饑腸轆轆回到酒店,傳說中的出國必帶“神器”--方便面立刻閃亮登場,勝過美味佳肴。

中立裁判

  雖然裁判長在裁判員會議上明確了比賽中所有裁判需要保持中立,但在實施過程和國內有明顯不同。國內比賽,如果發現裁判員和運動員來自同一協會,最常見的做法是由裁判長把裁判員調整到指定球臺。本次世乒賽,則是裁判員發現此種情況后自行調整,有的調整只涉及到一個裁判,有的卻是兩個裁判同時調整,并無統一要求。我也被安排了幾場1號臺的執法任務,恰好都有中國運動員,因此我也倍受同行歡迎,左鄰右舍都搶著和我調臺,只是苦了我的搭檔,因為與中國裁判一組,從而失去了執法中國球星的機會。

發球

  發球的判罰仍然是比賽的重點之一,對不規范發球的罰分較多。有趣的是賽場也出現過小小波瀾,某裁判對一選手的高拋發球先是警告,后是罰分,給其解釋的原因是球向上拋的過程中有旋轉,從而引起了運動員和教練員的不滿,向大會申訴,比賽一度中斷,裁判長向當值裁判了解情況后,與運動員、教練員溝通后才使比賽繼續進行。(ps:規則明確了發球時不得使球旋轉,且裁判長無權更改裁判員對事實的認定。平時發球的判罰,判拋球旋轉的不常見,所以引起各方爭議。)

醫療暫停

  混雙1/4決賽中,日本選手森園政崇/伊藤美誠對陣德國組合弗朗西斯科/索爾佳,德國組合以局分3比2領先。第六局弗朗西斯科小腿受傷申請了醫療暫停,暫停約8分鐘之后,神奇的事情發生了,勝利的天平倒向了德國組合,最終他們以4比2將日本組合擠下頒獎臺。非常巧合的是,在世界大賽中申請醫療暫停的一方似乎都成為了最后的贏家,比如里約奧運會男單1/4決賽中薩姆索諾夫曾經戰勝了奧恰洛夫。

  亞洲視角

對標歐洲裁判

  在賽前裁判長與裁判員聯席會議上,裁判長(歐洲)對于規則及臨場操作沒有過多詳盡要求,包括賽前發給裁判員的《Handout》也是如此。只是提到比賽中要遵守的條款,如發球違例圖解、競賽官員手冊新修訂章節,明確電視轉播球臺的攝像頭視為球網裝置一部分等。而亞洲(國內)的裁判長則會在賽前向裁判員發送詳盡的競賽指南,包括規則及臨時操作的具體要求,有的甚至還會進行規則考試(如第13屆全運會)

  在賽前裁判員注冊時,有個選項可以填報本人希望與哪些協會裁判員合作,裁判長在預選賽第一天,基本滿足大家的要求。國內裁判長更多的則是從工作角度出發考慮這個問題。另外,對于交通班車、餐飲等賽事服務保障,歐洲裁判長似乎沒有列入管理范疇。比如,班車經常提前發車,尤其是晚上比賽結束沒有回酒店的班車,剛剛下場的裁判員一轉眼就找不到裁判長,只能靠自己八仙過海、各顯神通。再比如,由于很多臨場裁判員沒時間吃晚飯,據說餐廳可以在比賽結束后為裁判員提供一點簡餐,但直到比賽結束,依然停留在據說這個層面。然而,在國內大賽中,裁判長團隊必定有人專門負責裁判后勤保障,基本不會容忍此類事情發生。這就不難理解那么多老友新朋,提起北京奧運會、提起中國辦賽,無不心馳神往,可謂笑容在他們臉上,自豪在我心底。

  總的來說,歐洲運動員性格外向,個性張揚,而亞洲運動員則更內斂、含蓄、平和一些。因此,受文化影響,裁判員對運動員某些行為的包容度便有所不同。比如,瑞典的卡爾松在男單比賽里,竟然像足球運動員一樣用兩腳顛乒乓球,而當值主裁只是招其過去,口頭警告他不要這樣。至于比賽中運動員用腳踢球,歐洲裁判一般會“視而不見”。上述情況,如果換作亞洲裁判執法,想必早就出牌處罰了。

  能夠參加世乒賽的藍牌裁判,其職業精神和專業水準毋庸置疑,但基于文化背景不同,工作風格卻也不盡一致。比如本屆世乒賽就發生了這樣一件趣事:一名亞洲裁判在獲悉第二天將與一名歐洲裁判搭檔后,便主動就臨場操作與其溝通,結果得到的答復卻是“現在是業余時間,明天工作時間再與我談合作。”雖為個例,但卻可窺一般而知全貌。若是換了我們亞洲裁判,任務書一下達,搭檔們便互相聯絡,之后的合作會更加默契。

歐洲球迷

  本屆世乒賽比賽場館是由布達佩斯一個郊區展覽中心改建的(主館4張臺,副館28張臺),稍顯偏僻,加之乒乓球項目在當地關注度不高,當地媒體宣傳不多,所以世乒賽主場館開賽后上座率不高,隨著正賽開始后國乒比賽增多,觀眾(當地華人、國內粉絲團)才有所增加。副館的座席上就只能看到運動員、教練和代表團工作人員。正賽第二天,當地華人社團竟然找不到比賽場館和購票地點,票價也偏高。此外,大會紀念品品種單一、質量欠佳且數量稀少。由此可見,世乒賽的賽事宣傳和市場開發等尚有相當大的提升空間。

  預選賽和正賽初期,凡有歐洲尤其東道主選手的場次,觀眾還是有一定上座率的。歐洲觀眾熱情直率,也懂球,運動員每打出一個好球,就會掌聲一片,如果遇到場上出現意外,也會引來陣陣噓聲與尖叫。

收獲

  提升獨立工作的能力。從接到通知到圓滿完成執法任務,無論是思想還是業務技能、獨立應對國外生活上,都得到了學習、鍛煉、提升,為裁判員生涯積累了寶貴財富,這段經歷將成為人生珍貴回憶。雖然在交通、餐飲等生活方面遇到一些困難,比如報到當天,從機場到制證中心,再到酒店入住,整整用了5個小時。本屆世乒賽沒有配發裁判器材,因此準備工作就更加格外仔細,并且事先要檢查好,甚至擦球臺的抹布自己也準備了一塊,做到萬無一失。說來也巧,主館里一張直播球臺還真的沒有抹布。

  展示中國裁判員良好形象。無論工作還是業余時間,心中牢記樹立專業精湛、熱情友善的中國裁判員良好形象,與來自世界各地的裁判員廣交朋友,切磋業務,守住底線,不卑不亢,展示民族自信,贏得同行尊重,在探索乒乓球運動未來發展的道路上留下更多中國標志。

  最后,由衷感謝強大的祖國和偉大的時代,感謝輝煌的中國乒乓球運動,作為中國乒乓球裁判員的優秀一員為國出戰,無尚榮光!裁判途中,歷練成長,乒乓路上,逐夢前行。